即时新闻
首页> 社会舆论> 社会万象> 浏览文章
安徽村民向肥西县政府讨要十年前土地补偿被判2年
时间:2022年04月23日 作者:顾晓华、高邈 新闻来源:中国正义反腐网-《反腐廉政月刊》杂志

       中国正义反腐网-《反腐廉政月刊》杂志社安徽讯:(公民记者顾晓华、高邈报道)安徽省合肥市肥西县桃花镇一村民代表,因2018年、2019年带领村民讨要十年前被政府强征的土地补偿,遭当地政府打压,被判入狱两年。日前,他向记者讲述了期间的经历。


安徽省合肥市肥西县人民政府大院。.png

安徽省合肥市肥西县人民政府大院。(受访者提供)


       2018年2月,安徽省合肥市肥西县桃花镇顺和社区七八百名村民到县政府前,要求进入大楼内见县领导,讨要十年前的土地补偿,遭到派出的二三百名特警阻拦,双方爆发肢体冲突。警方继而向村民喷辣椒水,村民则推倒了县政府的电动门,拥到政府大楼前。


2018年2月,合肥市肥西县桃花镇顺和社区数百名村民到县政府讨要十年前的土地补偿,遭到当地政府打压。.png

▲2018年2月,合肥市肥西县桃花镇顺和社区数百名村民到县政府讨要十年前的土地补偿,遭到当地政府打压。(受访者提供)


       随后警方逮捕冲在前面的十多名年轻男村民。村民因此继续在政府前抗议要人,被捕村民直到当天晚上10时许才被释放。


       之后,为平民愤,给肥西所有村民每人每月补助200元生活费。不过,村民维权代表桂阳被当地政府打击报复,判刑2年。


为村民出头维权 肥西县桃花镇村民桂阳被判刑2年


       村民桂阳向记者表示,他们先后被当地公安局关押了两次,第一次以扰乱公共秩序,从2018年12月13日开始关了13天;第二次以寻衅滋事罪从2019年8月30日一直关押到2021年8月17日,前后加起来共关了他们两年。


       村民桂阳说,与警方发生冲突当天,他和几名村民代表到市里信访办反映情况,并不在冲突现场,一些老年村民也澄清说“跟他们年轻人没关系,是我们推的”。但当局仍将推倒县政府大门的责任栽赃到他和另一位村民身上,他们因此被关押了13天。


       后来桃花镇政府2007年强征老百姓土地的大部分土地费仍未发放,2019年5月3日桃花镇上万名村民联名向中共中央第十四督导组举报,之后中央督导组到了该县督查。


       他说,“桃花镇领导怕事情搞大后上面追查,为避过当时的反腐高压,阻拦我们跟中央督导组见面,就以寻衅滋事的名义于2019年8月29日又把我和其他出头的村民软禁起来了,8月30日送进肥西县看守所。”


       然后其余人被释放,他一直被羁押到2020年6月30日开庭审判。桂阳表示,当地司法部门在没有告知其家人的情况下,以非公开的方式审判,并且威胁他找的律师,“如果介入此事,就吊销他的律师执照”,律师因此没有为他辩护,最后他被判2年有期徒刑。


看守所官员纵容黑社会殴打桂阳 两个月暴瘦70斤


       据桂阳介绍,肥西县看守所每个号房内都有看守所安排的黑社会当号头协管,这些人接到上面打招呼,“说我们带老百姓跟地方政府作对,说我们是反党、反社会,要对我们‘特殊关照’,就对我们进行侮辱、殴打。”


       “看守所干部胡剑、岳劲松等看到,不但不制止,还纵容黑社会对我数次殴打侮辱。我被打得全身是伤,流着血要求看医生验伤、见检察官,却无人理睬。胡剑好几次还当着所有在押人员的面说,‘谁叫你带老百姓跟县政府作对,你反对肥西县政府就是反对党。’很多警察还说‘肥西县政府要求从重判我,以杀鸡儆猴’。”


       村民桂阳说,在肥西县看守所两个多月,他暴瘦70斤。而从2019年8月30日到2021年1月份,他在肥西县看守所被关押的17个月中,共被当地公安局指使的黑社会殴打7次。除此之外,看守所还禁止他与家人会面,也不准他打电话、通信。


       他说,看守所内的伙食也非常差,饭里一半是沙子,菜里还有虫子,逼着他们在押人员购买看守所售卖的高价食品,“一个火腿肠在外面卖一块钱,里面卖五块,那些干部从中间抽成赚钱,而那些垃圾食品我们在外面都不吃的。”


       之后,桂阳于2021年1月份,被调到合肥市一城监狱关了7个月后,于2021年8月17日出狱。


       他说,“最后搞得我的家庭、公司、店面全部没有了,我搞的驾校的一些学员全部退费,驾校的车辆、轮胎、电瓶也都被偷掉了,最后破产,只能靠打工做些苦力挣钱。”


       记者致电肥西县看守所,但是电话无人接听。


继续带领村民维权 再受威胁


       村民桂阳说,“我出来之后,乡镇社区一些领导想拉拢我,把我家的房子简单地维修了一下,楼上给装了一个空调,然后扶贫给我父亲搞了万八块钱,又让我去他们社区改造什么工厂,想以此维稳。但我没有理睬他们,我觉得他们不安好心。”他说,“其实两年前我们社区领导就跟我谈过,只要我不带老百姓去维权,不为老百姓出头,他们就给我什么专项补助这个那个的。比我上班要舒服多了,但我没有接受他们这些。”


       他强调,“我们现在不只是为了钱了,我们被他们冤枉,把我们几个搞进去关了两年。很多老百姓现在被他们搞寒心了,绝望了。而两年期间,老百姓跟他们打官司已经打到最高巡回法庭,但判定我们老百姓输。说不能给老百姓赢,因为如果老百姓赢的话,影响地方的稳定和发展,所以这个案子已经提到政治的高度了。”


       村民桂阳表示,他想让老百姓再搞一个几万人联名,然后向政府要求大幅提高他们的生活费。


       他说,因为政府把土地征走了,并写了一个什么知情同意书,让村干部代表老百姓签字,说老百姓放弃土地费,把土地费交给地方政府去建设小区。“老百姓被村干部、乡镇干部代表了,已经权大于法,等于这个法律都被他们绑架了。而老百姓没了土地,就没有土地去种粮食、种菜了,那么要求提高生活费也是合情合理的。”


       于是,“今年年初,我们安徽省的省委书记、市委书记被换掉,两个县委书记被逮起来之后,各级领导下来接访,我就带着老百姓去反映情况。然后,2月17日,桃花镇一把手侯树把我们几个村民代表喊去镇政府谈话,威胁要收我家房子,金明书记在群里还叫嚣说‘桂阳为群众出头争取利益,绝对没有好下场’。”


       村民桂阳则表示,“我这房子是符合政策的,盖有公章,他们居然还收我家房子,威胁我?”他们弱肉强食,老百姓真的很可怜。


       顺和社区(亦称顺和家园小区)的村民是原长岗村、长安村、古城村回迁安置的村民,他们于2007年被强征土地,当地政府以建设新农村为名进行拆迁,但桃花镇顺和社区村民获得的赔偿明显少于其它村。并且原本土地并不在征收范围内,但是当地政府却在他们拥有合法土地证的情况下将土地拍卖,拍卖价格每亩350万元,最高的甚至达到每亩1,495万元,而村民却一分利益都未获得。


       到目前为止,村民们只收到政府补发的之前8年约92个月的生活费,以及从2018年1月之后,每月给村民增加的200元生活费。自2007年拆迁征地以来,村民不断维权,有的还进京上访,但是都被中途截回,村民被迫发起集体维权。


网友评论

推荐阅读

楼市政策刺激下 官媒炒作“报复性上涨”挨轰   近日,官方接连出台多项刺激房地产政策后,媒体跟进宣传楼市咨询量和到访量“大增”,更有专家鼓吹中国还将需要“更多、更好、更快地盖房子”。有媒体就“房价会不会报复性上涨”进行网络民调,社交媒体上顿时炸了锅。 【详细】

中国首饰金价突破742元/克 ... | 农业部长唐仁健被查,农业高官任... | 曾被“寻衅滋事”入狱 上海四访...

微视频|中国餐饮业掀倒闭潮 “餐饮收尸人”生意火爆   中国餐饮业掀起倒闭潮,去年一年有上百万家餐饮店倒闭,而回收餐饮二手设备的所谓“餐饮收尸人”却生意火爆,引发关注。 【详细】

中国经济萧条 五一穷游 人均消... | 微视频|河北霸州政府去年救灾物... | 人乐连锁超市连三年巨亏 行业巨...

相关新闻

  • 暂无相关信息!
  • 关注正义反腐网微信

    关注正义反腐网微信